水瓶鯨魚曾經這麼寫過:「不是每個愛我、我愛的男人都喝過我燉的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不是我深愛的男人,都喝過我的湯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你沒喝過我燉的湯,我們還能算是愛過一場嗎?」

而我想,這麼照樣造句:「不是每個愛我、我愛的男人都聽過我念的故事,
            不是我深愛的男人,都聽過我的故事……
            你沒聽過我念的故事,我們還能算是愛過一場嗎?」


有時候會想,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深刻描繪出我與男人的關係,我們曾經,因為悸動,
所以決定讓聲音專屬於彼此,但是我們之間,卻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,在偶然的機緣,
以一種未知的默契,彷彿進行著只有我們才知道的儀式,
當連結我們的那條線斷了,我們又回到我們的現實生活,等待著下一次的相逢。

我們不知道彼此的姓名,以及沒有告訴彼此的一切,這件事情看起來仿若鏡花水月,
可是,那淡淡的思念、眷戀與關愛,卻又是赤裸裸地真實,不耀眼,卻像是一條細線,
輕輕拴住我的心神,我知道這沒有理智,這也不是我,可是靈魂上的相契,虛幻而又真實。

我一直,很想朗讀一篇短篇故事:蘭花小館,給這個拴住我的男人聽,
裡頭有這麼一段話:喬琪覺得中國人只說同船渡,共枕眠,
怎麼不說同桌吃飯是怎樣的一種緣分?應當修幾生幾世多少年?

縱使我們不是真的相愛過一場,我們相遇、認識、專屬,這也是上蒼恩賜給我們的緣分,
能夠一起走過一段,那也是美好的回憶,那麼,我們前世修了多少的福氣,才能有這樣的際遇?

喬琪和男人,在上蒼的安排下,每天中午一起用餐,一起分享美食,
最後卻因為某些緣故未能繼續,我心裡明白,我跟男人的結果也是這樣,
不管怎麼樣,我覺得這是一個遺憾中帶著酸澀,卻又無限懷念的文章。

其實聲音跟愛情、湯與愛情其實哪來的關係呢?可是卻又莫名地,似乎有著微妙的關聯。
有人說,煮湯的時候是需要放入很多愛情的,同樣的,念一篇故事,是需要放入感情的,
尤其是,類同於兩個人之間的情境的文章,那感情會更濃烈,我想,或許是這樣吧!
所以,我很想念給男人聽,他也說過好,他一定要聽,但到了最後,我卻還是來不及。

如果可以,我還是很想為他朗誦這一篇文章,就當作是,我曾經這麼愛過他的證明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trariness 的頭像
contrariness

冰天雪地

contrari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