倒一杯酒,坐在電腦螢幕前發呆,看著你的忙碌,我抿了抿唇,
這半年來,先是為你,再是為馡,我碰了幾乎已經不碰的酒,
因為,沒有酒精讓我微醺,無法成眠,只能睜著眼到天明。

決定放下你的那一刻起,我告訴自己,別讓自己再為你哭泣,
偶爾傳傳訊息,寫封信給你,告訴你,我希望你過得好,
真心的希望,你從沒回應我,我也不曉得,
你是否有認真地看過每一封信,但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做到的關心。
不是不想打電話給你的,可是,真的打通了,我們又能說些什麼?
我可以笑著跟你說:「Hi,最近好嗎?」然後呢?我們還能說什麼?

不想打電話,是因為我知道,只要一通上話,我們就真的成為平行線,
不管是因為我得到了我要的答案,可以轉身投入誰的懷抱,
或者是你終於可以真的,把拴在我心上的金線解下,那就從此別離。
那麼,是不是就讓你欠著我這一餐飯跟這個擁抱一輩子,那我們下輩子還會相遇?
這一世欠我的,就用下一世的相遇來還,這樣好不好?

那天,去了我們上次去的日本料理店,分別後,我再也沒去,
因為,我等著你履行你要再跟我去一次的承諾,只是,你失約了,
於是,病了好長一段時間,我向來,是個外強中乾的身子,
這一病,雖然沒瘦,但也夠折磨的了,而喉嚨跟胃傷得最厲害。

侍應生領了我坐上次的位置,點了壺酒慢慢啜著,
看著左手邊的座位,心裡微微刺痛,腦海裡浮現的,
是你拿著筷子畫著的可愛樣子,笑著問你:「畫什麼?」
你說,這是為了記住路線,避免再來找我的時候迷路,
而你說你覺得你下次還是會迷路的。你真的,很可愛,
現在的我想到這裡,還是會微笑然後掉眼淚。

也會想起你問我會不會去找你吃飯,我跟你說可能不會,
你略帶訝異的語氣問我為什麼?那是失望的語氣嗎?我無法判定,
但我很高興你說你會再來找我吃飯,一定會的,為了你這句話這樣快樂,
你會瞭解我的快樂嗎?我也期待著,你會履行你的承諾,但我仍舊失望了。

又喝下一口酒,我感受到液體滑入喉間的熱辣,在胃裡的燒灼,
有點像是,嚥下我的苦澀,實話說,我一點都不懂,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歡你?
喜歡得沒有道理,如果你肯給我一句,是的,我討厭妳,那麼我是不是會好些?

但是好姊妹說,這樣對你很殘忍,因為你不見得真的討厭我,
就算討厭,但畢竟你也跟我好過,要你這樣對我說,太過殘忍,
那麼,你對我就不殘忍嗎?甚麼話都不給我,明明看得到你,卻感覺不到你,
這比你討厭我,更加無情,我要的也只是一個明白你是真的討厭我了吧!你卻不肯回應。

或許,這是你給我的答案吧!只是,我駑鈍到不知道,或者不願意承認,
是的,你真的討厭我,除非我親耳聽到或親眼看到,很傻吧!(苦笑)

我真的真的,很喜歡你,無庸置疑,就算決定把你封箱,依舊喜歡你。

醺,是我現在無能為力的狀態,也只有這樣,我才會為你為馡掉下眼淚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trariness 的頭像
contrariness

冰天雪地

contrari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