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過歲月的河流,女人,只看見了,那個曾經只有兩個小孩兒的彼此。

靈活慧黠的大眼,瞪著眼前無賴近似潑皮的男孩兒,女孩不禁皺起小小的柳眉:「你怎麼擋著我的路?」軟軟的童音煞是好聽,男孩忍不住往女孩靠了過去:「沒什麼,只是我覺得妳的頭髮很漂亮。」一邊說著,忍不住伸手往女孩紮得整齊的辮子就要拉扯,不耐煩格開男孩,女孩轉身就跑。

就這樣她跑他追,一時間,偌大的庭園內,夕陽斜射下,晚霞伴著微風輕徐,就像母親看著笑鬧的孩子般,只見兩抹小小的影子玩著捉迷藏。女孩跑呀跑,小小的臉蛋上跑出了一片夕顏,體力不支地停下喘氣,就這樣,被身後追來的男孩一把笑著捉住:「抓到妳了!」他定定地看著她:「我喜歡妳,所以,長大以後妳一定要當我的新娘子喔!」

那年仲秋,他們五歲。

「等一下!」女孩停下腳步,一臉疑惑的看著男孩:「怎麼了?掃除時間不認真掃地,叫我做什麼?」男孩不懷好意地欺過身來,突地女孩感覺一股寒意,開始笑叫了起來:「好癢,別弄了啦!」於是眾目睽睽下,又開始了她跑他追的情景,男孩大方地呵女孩癢,邊笑邊逃的女孩,狼狽地想起曾經有一段時間,男孩也愛追著自己跑,總是追到自己氣喘吁吁停下腳步後,淘氣地在自己唇畔印下笑意。

那年初冬,他們八歲。情愛,彷彿還是離他們太遙遠的幻想。

女孩對著一臉悠閒的男孩,氣皺了的臉閃著許多情緒,忍不住氣急敗壞的哭喊:「你就愛欺負我,我今天一定要跟你切八段,以後我再也不要理你了,哼!你也別來找我玩了。」一跺腳,流著淚的女孩就要離去,男孩痞痞地衝著女孩一笑:「那就切八段吧!」

孩童的遊戲,有時很匪夷所思,但也只有當事人瞭解而認真,只見女孩一咬牙,手起掌落就是一記手刀,沒想到男孩硬是保持了兩食指尖的平衡直到無力而分離須臾,卻又在女孩面前緩緩移動回去,男孩輕聲道:「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喔!」氣哭的女孩忍不住噗嗤而笑:「你很無聊耶!這種幼稚的遊戲有什麼好玩的?」兩個人又恢復了以往的情誼。

那年暮春,他們十一歲。

躲在暗處的女孩,看著朝向自己走過來的男孩,嘴角噙笑,想到自己以前都被男孩欺負到哭笑不得,而今天換自己就要作弄男孩,忍不住得意就要放聲大笑起來,想起是要突然跳出來嚇男孩,忍不住摀住嘴,深怕洩漏了自己的行蹤。女孩開心地幻想,等到男孩被自己嚇到要處罰自己時,就要告訴男孩,自己有多喜歡他,然後,要告訴他,自己是五歲就被他定下來的新娘。

只是左等右等,男孩怎麼都還不經過?女孩只得躡手躡腳走近,從背後就要發出大聲,準備給男孩一個驚嚇,沒想到靠近男孩後,只聽見男孩冷笑地對著其他男生說:「你們說她喜歡我,你們是那個人看到或聽到?還可笑地問我喜不喜歡那個女孩?拜託!那個醜八怪,我只不過是因為媽咪交代我要陪她玩,陪著她唸書,不然你們以為她那嬌縱性子我怎能受得住?全世界我最討厭的人就是她了!」

沒想到一轉頭,男孩如同墮入冰窖般,只見女孩紅撲撲的臉頰唰地慘白,一個踉蹌險些摔倒,男孩慌了,嘴唇蠕動著想要解釋些什麼卻說不出口。驕傲不願被打敗地走向男孩,女孩忍住顫抖,輕聲地說:「原來是這樣,難怪你這麼喜歡欺負我,這下可好,以後你不用勉強自己陪我玩,陪我唸書,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,這次,真的要切八段了……」

那年盛夏,他們十四歲,雖然有了懵懂的情感,卻在彼此的驕傲下,硬生生地摧折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trariness 的頭像
contrariness

冰天雪地

contrari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