禎的婚禮前兩夜,我約了他見面。

認識他多久,就愛他多久,最可笑的是,禎的婚禮與蜜月旅行的行程都是我幫他規劃的,但我不在意,只要,他過得幸福就好,這是我今生最大的祈求。

抬起頭看著禎,我將深藏的臉孔,我對著他微微一笑,輕輕開口:「我知道我很任性,但今晚,請陪伴著我到天明。」他依舊那麼溫柔,笑著伸出他的手,我將手心貼上他的,這是最後一次,也是唯一的一次,我放任自己,假裝禎愛著我。

就像真正的情侶一樣,我們一起分享了一道道佳餚,一起分享了最愛的蛋糕,一起分享了書櫥裡的圖書與音樂,最後,我們一起在我最愛的海邊,迎接了我們的日出。

這一夜,我盡情揮霍著愛情給我的喜悅,直到用罄,直到停止,直到魔法無聲無息地消失的那刻,送我到巷口,是該說再見的時候了,我輕輕地抱了禎一下,「謝謝你,昨晚我玩得很開心,你累了吧!為了我的任性。」

摀著禎的心口,很輕很柔不想讓他聽到:「祝你幸福,我愛的人。」說完,對著他揚起一抹微笑:「新郎倌兒快回去補眠吧!再見。」不看他的表情,推著他離開,仿若這樣他就可以離開我的世界。

上樓後倚窗目送他的背影離去,提起了整理好的行囊,離開這燠熱而煩悶的台北,離開這黏膩到幾乎遲滯的空氣,從我為他精心策劃的甜蜜逃開,這是我的懦弱,帶著回憶,我將自己放逐到海角,開始了一個人的旅行。

我知道,我不會忘了禎,也會在心裡念著他一輩子,但我不知道的是,這一段旅程,我遇見了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人,禎讓我的感覺死去了四分之三,而這個人的離去,讓我整個人像死去了百分之九十九,只剩一息尚存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trariness 的頭像
contrariness

冰天雪地

contrari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