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在我的要求下進屋,但相較於你的閒適,我是狼狽而惶恐的。

你帶著笑意看我在屋子裡團團轉,張羅著拖鞋、茶水,伸手拉住我,摸摸我的頭:「先去沖洗吧!不然感冒了,我會心疼。這兒我不是不熟,自己來就好,快去吧!」

你在屋裡,就讓我感覺安心,在煙霧瀰漫的浴室裡,沖洗著身上的髒污,熱水澆淋著冰冷的雪膚,想像著你在房間裡的一舉一動,想像你的手翻檢著衣物的樣子出神,好半晌,才輕嘆著繼續刷洗自己。

梳洗完畢穿戴整齊後走出浴室,你看著衣櫃裡的抽屜發呆,順著你的眼光望去,映入眼簾的,是你買給我的護腕,是那個我親手繡上Y字的護腕,沈默了幾秒,我關上衣櫃,拿出吹風機就要吹整。

制止我的舉動,拿起浴巾拍按著青絲後,用梳子梳理著,知道我怕痛,動作特別輕柔,仔細地使用溫風吹著髮絲,指尖在髮間穿越,舒服到我幾乎要瞇起眼,就像小貓一樣呼嚕嚕地撒嬌。

吹乾後,你握住乾淨膨鬆的髮梢,輕輕落下一吻,親密,讓我整個人害羞起來,比起歡愛時的心旌神馳,溫存時的心醉神迷更讓我感覺都要融化了,匍匐在你的溫愛裡。

收拾整齊,你躺上習慣的位置,趴在你的側邊,雙手交握,十指緊扣,我們曾經是這樣契合,有著時光沒有向前推移的錯覺,我還在你身邊,你還是那個最瞭解我的人,你沒有,放開我的手。

為我套上護腕,在我耳邊低語:「看起來,妳很使用這個護腕,手還常發疼嗎?」搖搖頭:「早就不疼了,只是,我,習慣桎梏。」當時只為了我們的名字中,都有著Y這字母而繡上,卻在你離開後,成了我最好回憶你的方式。

你輕輕啄吻著指尖、布面,濕暖的氣息吹拂在肌膚上,漸漸地成為一種情慾的催化劑。

我渴求你,無庸置疑,那麼,你呢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trariness 的頭像
contrariness

冰天雪地

contrari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