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想假裝自己不需要你,卻早已依賴。

害怕被拋下,害怕被遺忘,於是把自己放在一個被需要的位置,任憑大家來去,只要有人需要,我就願意給他的溫柔,其實是最深切的掩藏自己。

笑不是真的歡快,哭也非真的哀矜,不是想刻意封閉自己的內心,可是,累了,傷痕累累的心需要療傷,嚴重地懷疑著自己的價值,於是選擇了逃避,逃避著一切,逃避著因為自己倔強而千瘡百孔的自尊。日復一日,我慢慢斂起曾經飛揚的心,過著近乎清修的生活,偶爾陪老友出門走走,慾望,也漸漸地淡漠了。

這段時間唯一讓我比較有生氣的,便是與你的對話。對於你說的很多話,我知道別往心裡去,你不真的有嘲笑欺凌我之意,可卻,就這樣在心裡發酵。很難想像,只是為了你的一句「搭火車環島之旅,是很糟糕的行程,還是自己開車去玩比較好」,可以咬著牙忍著氣地繼續跟你說話,也為了你偶爾霸道又自負的語氣,恨恨地告訴自己,幹嘛跟你說話,這只是讓自己內傷而已。

只是,不知道為什麼,在我的心裡,其實是異常地喜歡著你這個人。或許是因為你很真,而且,在你像個孩子的時候,很可愛,看著你,這會讓我心酸而柔軟。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實地需要我,但我很需要你像個孩子跟我撒嬌的當下,那會讓我感覺,至少在這一刻,你是需要我的,這樣,也就夠了吧!

某晚,我跟著你出門繞繞,車窗外不停倒退的風景,也只是倒退。一邊亂逛,一邊哄著我說話,當我停下來,你總會再問:「還有甚麼話想跟我說的嗎?」其實我們彼此或許都不是太好的聆聽者,總會把自己的想法與作法強加在對方的身上,希望對方可以用不同的角度來面對這個世界,來處理事情。總是爭執,我卻也總是,無法放開依賴你的習慣,呵,多傻?我竟如此緊執不該有的習慣。

送我到家門,你在我的額角印下一吻,輕輕嘆一口氣轉身,而我,只能撫著妳吻過的額角心跳加速,然後發楞,也輕聲嘆了口氣。不是不懂你對我算是還不差,也懂得其實你有你的目的,但無法回應,所以只能選擇逃避。

倚著窗框,目送你離去,月正中天,月光傾洩似水,照在我的窗前,也映在你的身上,溫柔地輕拂著自苦的傻瓜。

我知道我很貪心,這樣地依賴著你,卻又不願回應,總有一天,我們之間的天平會失衡,但只要你還能在我伸手可及的位置就好,我鴕鳥地不去思索失衡之後的景象,只想短暫地抓住你能給我的溫柔。我自私地讓自己假裝相信,我們可以守在這樣的分際,然後,一輩子永不分離,這樣就永遠不會失去。

從來就不是美麗的女子,所以,第一次在路上被搭訕時,直覺地想笑,並不是開心,而是覺得對方在跟自己開玩笑,尤其是一個白俊斯文,聞起來十分乾淨的男人。原本想要隨便搪塞過去,相談之下,是同校同系的學長,倒不好意思給假資料了。

從回到家的那一刻開始,手機裡開始傳來關心,連上MSN都有訊息噓寒問暖,學長殷勤的示好,讓我有點吃不消,最糟糕的狀況是,明明就知道他試圖追求,卻因為他什麼都沒說,連想拒絕追求都不曉得從何說起。

我瞭解「陽春白雪、下里巴人,各有所好」的道理,所以他會剛好喜歡我的外表,我並不會太過意外。學長很好,人長得不錯工作也算順利,如果扣去他曖昧的言語,我們之間還算聊得來,一切看起來是這麼地剛好,可是我很清楚,對他少了名為「愛情」的元素,這跟他的外表、學經歷無關,就只是我們沒有那種緣分。

那,我想要的緣分是什麼?而緣分又在哪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trariness 的頭像
contrariness

冰天雪地

contrari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