醒來,在溫暖的胸口,聽著沈穩的心跳聲,縱然在黑暗中,依舊心寧神定。

抬起手輕撫著你的額,指尖回憶著你的輪廓,我們,究竟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?

初相識,正逢我跟墨的感情低潮期,四年的感情,比不上一個虛擬情人。我開始懷疑,這段感情裡我存在的價值,愛上的時候不需要理由,離散的時候,原本的不在意,全都變成理由。

拚了命挽回的只是行屍走肉的墨,縱使看著我,眼神彷彿穿透我的軀體,望向不知名的遙方,那個我無法到達的世界,哀傷,無止盡的哀傷,然後,激動地吻住我,與我交歡,無法在墨的舉動中,感受到一絲的愛意。

我,就像是墨的充氣娃娃,讓墨在我的身上發洩他的悲傷,無法得到任何歡愉的我,歡快的呻吟,只是演戲。往往只能在他倦極而眠時,看著他的臉哭泣。

是什麼地方不對了呢?我不懂,為什麼?就算我不愛他,依舊在他的身邊,不曾離去。我跟墨進行著零和競賽,當他孤注一擲,我平靜無波,當我開始依賴,他開始離棄。

面對墨的離棄,我選擇用忙碌來麻痺自己,這讓身體不好的我回到家後,什麼事情都不想做,只是安靜地蜷在沙發上,看著電視上無聊的影集,只是如同默劇般,演員的動作、喜怒、言語進不了我的心。

是這樣的狀況下,我認識了你,下意識地隱瞞著自己有男友的事實,為什麼呢?其實並不是想過要跟你怎麼的,只是跟墨的狀況,幾乎與單身無異,不過,只是個虛名罷了。能有什麼呢?我不是個溫柔美麗的女子,有的只是倔強與任性的靈魂,一如你往後告訴我的,我人生的失敗,是固執造成,我沒有不同意,只是,這句話由你的口中說出,感覺特別痛楚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trariness 的頭像
contrariness

冰天雪地

contrari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